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互联网新闻 > 正文

关掉手机!24小时待命不会提高工作效率

2013年01月08日 互联网新闻 ⁄ 共 2982字 暂无评论 ⁄ 被围观 2,067+

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来源:腾讯科技  作者:瑾瑜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[导读]企业员工使用手机的频率越来越高,有些员工因此出现“手机成瘾”,甚至“幻听”等症状。企业要求员工24小时开机待命,但长久以往,会导致员工睡眠质量差,精神萎靡,最终降低企业生产力。

腾讯科技讯(瑾瑜)北京时间1月2日消息,《纽约时报》近日刊文称,企业员工使用手机等电子设备的频率越来越高,有些员工因此出现“手机成瘾”,甚至“幻听”等症状。企业要求员工24小时开机待命,本是为了提高工作效率,但长久以往,会导致员工睡眠质量差,精神萎靡,最终降低企业生产力。为解决这一问题,已有一些企业采取措施,限制员工在下班后使用电子设备。

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:

每当新年到来,人们总是会许下一些愿望,制定一些计划,希望能够做出一些改变,而这些计划通常都是多锻炼,少抽烟。而现在,一些企业开始采取一些政策,旨在让自家员工戒除电子设备成瘾的“恶习”。

国际性信息科技服务企业源讯公司(Atos Origin)计划到2013年底,逐步停用员工电子邮件,转而采用其他通信方式。从新年开始,德国汽车制造商戴姆勒(Daimler AG)的员工,能够在假期期间将自动删除收件箱中的电子邮件,以避免收假后发现,收件箱被成堆的各类电邮淹没。系统会向发件人发送自动回复信息,告知其处理电子邮件的临时责任人。

戴姆勒女发言人萨伯瑞娜·施林普夫(Sabrina Schrimpf)提到了该公司近期发布的报告《平衡!—协调员工的工作和私人生活》(Balanced! — Reconciling Employees’ Work and Private Lives),她表示,没人愿意全天24小时开机待命,下班后“关机”很重要,“即使你正在出差也是如此。”

对于经常跨时区工作的商务“空中飞人”而言,切断工作联系或许更加困难。

哈佛商学院领导力学教授莱斯利·佩尔罗(Leslie A. Perlow)认为,这会引发波纹效应。他表示,“他们在午夜飞行,然后给同事回复邮件”,而他们的同事则熬夜等待。佩尔罗教授著有《与智能手机共眠——打破7*24小时习惯改变你的工作方式》(Sleeping With Your Smartphone)。

去年夏天,皮尤研究中心(Pew Research Center)互联网与美国生活项目(Internet and American Life Project)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,虽然手机被视为保持高效率的工具,但其随时可用的特性也存在弊端。皮尤对全美2254名美国成年人进行了调查,结果发现,44%的受访者在睡觉时,会将手机放在床边;67%的受访者曾出现过“手机幻听”,会在手机未响或未震动的时候进行查看;不过,还有37%的受访者表示,他们“没有手机也能活”,高于2006年的29%。

美国芝加哥公关机构Empower Public Relations的CEO萨姆·查普曼(Sam Chapman)表示,他过去曾出现幻听,总感觉手机在震动,而且会经常在半夜查看自己的黑莓手机,收发邮件。他的睡眠质量很差,早上起床总会感到精神萎靡不振,他认为,自己“手机成瘾”了。他表示,“我希望确保,我的员工们不要重蹈我的覆辙。”

为此,查普曼制定了了一个所谓的“黑莓管制政策”。工作日时,他和手下20名员工们从下午6点开始会将手机关闭,直至第二天早上6点;到周末时,他们会将所有与工作有关的设备全部关闭,鲜有例外。查普曼称,“休息好就能工作好。”他在旅行中也会继续遵守该政策,并表示,这个政策提高了公司的生产力。

佩尔罗教授也认为,通过鼓励员工间或切断工作联系的方法,能够提升企业的效益。她表示,“经常开机反而削弱了企业的生产力。”

但是,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。在2012年初,米歇尔·巴里(Michelle Barry)、马克·贾克博森(Mark Jacobsen)及另一位合伙人曾认真考虑过这个问题,他们在西雅图共同创立了咨询公司Centric Brand Anthropology,为客户提供品牌战略、设计和文化管理等方面的咨询服务。

该公司副总裁兼创意总监贾克博森表示,“对我们而言最重要的是,在工作和生活之间保持一个良好的平衡。但我们发现,在与大型跨国企业客户合作时,就很难做到这一点。”因为期间经常需要到国外出差,并随时待命。作为一个初创企业面临更严重的挑战。“只因为你能半夜两点收发邮件,这并不意味着是件好事。”贾克博森说道。

Centric总裁兼CEO巴里表示,公司鼓励员工在出差一周前做好准备工作,制定一名同事做后援,来告知客户自己的出行计划,避免在出差回来后立刻遭遇工作任务的最后完成期限。另外,公司还鼓励员工在进行较长任务时,与配偶或伙伴一起工作,安排停工期。巴里表示,当出差时,“我向自己承诺,不要通宵达旦的回复邮件。”

专家表示,没有准确数据能够显示,有多少企业采取措施,限制员工在工作以外时间使用电子设备。私募股权公司Palmer Hill Capital管理合伙人、哈佛商学院客座教授丹尼斯·嘉利坦(Dennis J. Garritan)表示,“我所知道的企业都在在积极鼓励员工,在下班后或周末的时候保持联系。”

“这是个双赢措施。”嘉利坦说道。当员工回到办公室的时候,他们仍清楚工作进展,不会被成堆信息压垮,而员工保持较高的生产力能够让企业从中受益。

咨询公司Family Business Institute的总裁韦恩·瑞沃斯(Wayne Rivers)表示,许多企业“看重那些能在凌晨1点接电话的员工。”在多数情况下,是否“有必要按照规定以避免过劳和倦怠”由员工自己决定。

在2012年,世界银行高级交通运输专家克里斯多夫·本奈特(Christopher R. Bennett)约有5个月的时间都在出差,多年前他曾拒绝使用黑莓手机。本奈特表示,“患上‘黑莓瘾(CrackBerries)’是有原因的。我发现,我很多同事使用黑莓是因为工作压力大、特别是我们要应对不同时区的工作,要不停的收发邮件。无论是在家里、晚饭时、在健身房、或是在周末,都是如此。由于我个人跟容易对事物上瘾,所有,我不想用黑莓。”

世界银行个人与生活压力咨询部门负责人斯图尔特·费舍尔(Stuart Fisher)表示,虽然世行并未采取措施限制员工在工作以外时间使用电子设备,且并不认为这存在问题,世行认为,从大范围看,能够促进工作和生活保持良性平衡。他表示,将充足的时间留给自己这很必要。

但费舍尔补充道,在一个国际性组织里,“时刻与员工保持联系十分重要,这逼近是为了确保各项任务和项目获得成功,还是种责任,因为我们的员工会去往偏僻、艰苦且十分危险的环境中工作。”

麻省理工学院科学与技术社会研究学教授谢瑞·特科尔(Sherry Turkle)认为,更多的企业应采取类似限制措施。她表示,“我很乐观,因为我认为,每个人都感到困扰。”员工们都忙着使用电子设备,以至于没有办法进行必要的讨论,以将工作完成。

同时还身为心理学家的特科尔表示,“我不会用上瘾来进行比喻。我们不是要放弃电子设备,我们不应放弃。这些设备更像是食物,一种数字食物。我们应提出的问题是‘什么才是健康的选择?’”

给我留言

留言无头像?